諸羅音響。

河岸街筆記 / 諸羅半生熟 / 跨時代音響 / 諸事輕聲響 / 不三不四集 / 誤解的歌單 / 人路過了人

【跨時代音響】我的口袋只有黑色的柳丁

new-img_6231

後來每一台裝置都能好好打出「喆」,「陶吉吉」三個字成了過時的笑話,出於好奇,跟谷哥哥再問起這個字,他說:「通『哲』,多用於人名」,排在上面大頭照片裡的人卻姓的是關。

記得彼時千禧剛過,那麼多的事情還漂浮在氣泡裡,問題悶到泡泡的邊緣還撐著,三五年內好好的還沒有破。彼時聽歌的世界還是線性而規則井然,如同沙漠曠野上唯一一條公路,最大的變化不過上坡下坡,最多的選擇不過向前向後,或者暫停休息。

週末清早猛地被數字的夢境驚醒,睜開眼看天花板上還投影著,是不知從何而來的天價索賠金額,像極了好萊塢電影裡的小人物,在自己餓不死但也吃不了多飽的生活中,本來波瀾不驚,大難卻來得全無頭緒,走投無路的主角在不知不覺之中,一步步踏上成為救世英雄的路子。

主角最後總是會發現,個人問題的一小步,原來是改變世界的一大步,儘管新的闇影已在天邊蠢蠢欲動,預備再拍個三五部續集,又或者主角繞了好大一圈,終於在完結篇的中段,拼湊起所有資訊,發現最初天將降大任於己的奇蹟,不過是一場精密計算的陰謀而已。

看著銀幕的人,把自己活到足夠的歲數,已經明暸了意料之外的任務不會偶然降臨。事實上,就連製作一份再簡單不過的文件演示吧,都有那麼多人帶著質疑的眼神在瞧,等著明天此時同一地點,用熟稔的語氣與聲腔說一句,就說一句,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行。

好想證明自己是個有用的人。但是證明自己太難,證明別人的無用比較簡單。每個日子在過,都像一箱箱的柳丁等著褪去粗糙的皮,你儂我儂打成黃澄澄的果汁,分不出你是你或者我是我。總之草草印上「要快樂呦」,或者「加油好嗎」,冰庫架上排排站好,等著有人出價帶走。

柳丁還是總想著細細切割自己,用飽經磨練的刀法,切去顏色不好看的部分,拿出鮮嫩欲滴的肉色證明自己。

任誰都有第一次的,之後一定會愈來愈純熟。善良的守門員跟每一個人都這樣說。這過程每個人都經歷過的,趁澄黃澄黃的時候跳進來吧,畢竟賣相好些。善良的守門員跟每一個人都這樣說。來來來,這裡有個簡單的問題,如果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特別,你看看你,看看你,如果把格局放大了來看吧,乾乾淨淨的畫面裡偏偏有一顆不同的顏色。善良的守門員對每一個掙扎的人都這樣說。

我記得燥熱的午休時間,大電扇啪搭啪搭地拍打空氣,睡不著又不甘投降的人們,來回在桌子底下,傳遞全班僅有的兩台播放器,不同地方載來的檔案拼在一起,窄窄的螢幕上有時候看到吉吉,有時候是個問號。

國文老師終究受不了吉吉這種荒唐,和游錫方方土併了一張講義說明,理所當然,大家都記下了字音字形,理所當然,不需要費心去考慮柳丁的顏色問題。我記得國文老師突發奇想的那一道考題,黑色柳丁用的是什麼修辭,不同答案的支持者捧著各路參考書和補習班講義拉扯多日,最終開會決定送分了事,眾家歡喜。

( featured image:大阪.中之島。2012。 )

2017.11.18 2nd Edition

陶喆 / 黑色柳丁
From 陶喆《黑色柳丁》 (2002.8.9發行)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Information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February 4, 2017 by in 跨時代音響 and tagged , , , , , , , , .
%d bloggers like this: